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要闻 >

6亿化工原料离奇失踪 广州浪奇何故屡屡暴雷

2020-10-12 10:03:59| 来源: 投资者网

继逾4亿元债务逾期、半年净利暴跌5倍多后,广州市浪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广州浪奇”,000523.SZ)近6亿元的存货竟然凭空“蒸发”了。

此事曝光后,不仅在资本市场上引起轩然大波,更是引来深交所关注问询:请广州浪奇评估本次存货风险事项对公司生产经营及财务成果的影响,充分提示风险。

至于事件最新进展,广州浪奇9月29日晚间称,公安机关已立案侦察,已将一名涉案人员移送公安机关。而经多方核实后发现,该人员正是广州浪奇旗下子公司的董事。

6亿化工原料离奇“失踪”

9月27日,广州浪奇发布的公告称,公司及子公司曾在江苏鸿燊物流有限公司(下称“鸿燊公司”)的瑞丽仓以及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下称“辉丰公司”)的辉丰仓存储了巨额货物。公告显示,这两家公司均不配合进行货物盘点和抽样检查工作。截至公告披露日,其位于瑞丽仓、辉丰仓的库存货物账面价值合计为5.72亿元,未来可能将全额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不过,这两家公司均否认了这一情况。鸿燊公司回应称,“有签约,但货未入库”。辉丰公司大股东*ST辉丰则亲自发公告宣称,“合同、公章都是假的,公司已报案。”

广州浪奇1993年登陆A股,上市以来的净利之和都没有达到5.72亿元。如果这批货物没有追回,对净利润的影响可想而知。

公告发布次日,广州浪奇便收到深交所发来的关注函:要求补充披露存货的主要构成及用途。同时说明与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关于第三方仓储业务的开展情况,包括但不限于合同签署时间、双方主要权利义务、合同执行情况及历史合作情况等。

对此,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公司原定于 2020 年 9 月 30 日回复关注函,由于对关注函所提有关事项尚需进一步核查,为保证回复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预计于 2020 年 10 月 15 日前完成对关注函的回复工作并及时履行相关信息披露。

此外,公告还澄清并不是外界所传的“洗衣粉跑了”。日前,广州浪奇披露,此次因贸易业务需要而存放于辉丰仓和瑞丽仓的货物,主要为对氯甲苯、邻氯甲苯等农药、化工原料。

一般来说,价值几个亿的化工原料不会轻易丢失,如果丢失将对环境产生巨大威胁。但在广州浪奇,类似的事情却早就发生过。两年前,广州浪奇曾与兴发香港产生价值6000多万元的提货纠纷,时至今日双方仍各执一词。

岌岌可危的财务状况

除了货物一夕间消失,不久前,广州浪奇还因债务逾期遭到深交所关注。9月25日,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公司因资金状况紧张出现部分债务逾期情况。截至2020年9月24日,公司12个银行账户被冻结,逾期债务合计3.95亿元,占其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0.74%。

而在公告债务逾期当天,广州浪奇刚收到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下称“土发中心”)支付的第三期土地补偿款4.31亿元。截至2020年9月24日,广州浪奇已收到土发中心支付的前三期土地补偿款12.94亿元,占补偿款总额的60%。

尽管如此,公司还是被爆出债务逾期的问题,实在令人费解。

从广州浪奇经营现金流净额来看,2015年至2020年上半年,该数值分别为-4107万元、-6.95亿元、-1.88亿元、-4.42亿元、-5.57亿元及-6.61亿元。

与此同时,公司的存货、应收票据及账款也急剧攀升:存货由2015年的5.34亿元升至15.71亿元,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则由13.59亿元升至36.94亿元,两者几乎均翻了3倍左右。

不仅如此,广州浪奇的资产负债率更是自2015年的64.26%升至79.54%。截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负债合计达68.74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应付票据及账款分别达26.95亿元、20.33亿元,资金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涉案人员为子公司董事

广州浪奇之所以债务逾期,与江苏中冶化工有限公司(下称“中冶化工”)及江苏保华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保华国际”)不无关系。

2019年3月、4月,保华国际及中冶化工向江苏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张家港农商行”)贷款,并将广州浪奇出具的商业承兑汇票质押给张家港农商行作为担保,相关贷款到期时,上述公司未能偿还债务,广州浪奇出具的商业汇票到期时未能按时予以兑付,因此形成逾期债务1.66亿元。

巧合的是,广州浪奇此次存储库存货物的瑞丽仓地址与其旗下子公司江苏琦衡农化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琦衡农化”)的工商注册地址完全一致,均为“如东县黄海一路2号”。而琦衡农化此前由广州浪奇从中冶化工手中收购。

也就是说,存货失踪或与广州浪奇子公司有关,而该子公司与此次导致浪奇债务逾期的公司也有关联。对于这其中种种牵连,《投资者网》多次致电广州浪奇董秘办公室,却始终无人接听。

另一方面,仓储方鸿燊公司的法人代表黄勇军曾经也对媒体宣称,去年9月,公司确实与广州浪奇签订了合同,但并未实际储存货物。并且,鸿燊公司是运输公司,并没有仓储的资质。

“广州浪奇在知情的情况下还‘帮忙’联系了瑞丽仓,而鸿燊公司只是作为第三方出一下面,具体的业务并没有参与。”其补充道。

值得一提的是,日前,广州浪奇称已将一名涉案人员押送公安机关。经过多方核实,上述涉案人员正是琦衡农化的董事黄健彬。

知名股民索赔律师韩友维认为,此次广州浪奇存货失踪事件,无非是两个原因,一个是存货被盗窃或被非法转移,这就涉及到刑事案件,应该由公安机关来处理。另一个原因就是这批存货根本就不存在,这就涉及到财务报告虚假记载。

业绩惨淡大股东离场

广州浪奇于1959年成立,是华南地区最早的洗涤用品生产企业。旗下以“浪奇”为核心品牌,还拥有高富丽、天丽、万丽、洁能净等品牌,主打洗衣粉、液体洗涤剂、日化洗涤材料等。

事实上,广州浪奇也曾有过一段光辉岁月,还曾与宝洁成立合资公司。只不过,这段合作始于1994年,终于2001年,仅7年便结束了。此后,广州浪奇的市场份额便逐年下降再未回归一线。

如今,随着蓝月亮、立白等国产大牌及宝洁、联合利华等外企品牌逐渐占领市场,广州浪奇的日子愈发艰难。

从业绩来看,2017年至2019年,广州浪奇营收分别为118.11亿元、119.74亿元、123.97亿元,对应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却仅为1893.11万元、2219.79万元、1115.72万元,两者严重背离。

今年上半年,广州浪奇更是录得了上市十年来首亏。半年报显示,广州浪奇上半年营业收入为38.88亿元,同比下降43.3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15亿元,同比下降538.66%。其中,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日用品零售业营业收入下降47.82%。

分行业来看,其中化学原料、化学制品制造业和日用品零售业营收占比约85%,同比下降47.82%,糖业及食品、饮料零售业营收占比达到15.02%,同比微微上涨。

从毛利率看,糖业及食品、饮料零售业毛利率为14.39%;化学制品及日用品零售业毛利率却只有3.37%;即使民用产品的毛利率有17%,与上海家化、拉芳家化等日化上市公司的毛利率也相距甚远。这也意味着,广州浪奇昔日的主营业务也不再是盈利核心。

回顾广州浪奇股价走势,股价自2015年创出历史新高21.39元/股(前复权,下同)后便一路下跌。此次受存货“消失”影响,其股价接连走出三个跌停,几乎吞没了一年以来的涨幅。9月30日,其股价报收于4.17元/股,跌幅为9.74%。

而在这次黑天鹅事件发生之前,就已有大股东离场。截至二季度末,在前十大股东榜单上,已明确清仓减持的有三位自然人股东——吴炎汉、王炽旭以及蒋文碧。值得注意的是,蒋文碧在2017年入股广州浪奇,而另外两位均在2013年前后就跻身到了前十大股东榜单。

2019年以来,前任董事长傅勇国,监事会主席、职工监事史洪方,财务负责人、财务总监王英杰,前总经理陈建斌,前董事会秘书王志刚,等一众董监高更是先后离场。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对《投资者网》称,洗衣粉是生活刚需品,广州浪奇所处的行业可以说是人们每日生活都需要高频接触的日用品,赛道还是较好的。如蓝月亮近年的市占率及净利润就逐渐增加,仅仅2019年的净利润就高达9.5亿元左右,并传出将赴港上市的消息。

种种迹象表明,作为历史悠久、风靡一时的知名日化品牌,广州浪奇已走出一条与主流相反的道路。(周淼)

Copyright @ 2008-2020 www.xbcf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西方企业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829 87 [email protected]

豫ICP备2002378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