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 要闻 国内 产业 财经 滚动 理财 股票

皓元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将科创板上会 前子公司估值暴增

2020-11-17 08:34:00 来源 :

上海皓元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皓元医药”)将科创板上会,公开发行不超过1860万股新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

《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皓元医药的股东所持股权存在被冻结的情况,同时供应商的问题也令人“摸不着头脑”。

被冻结的股份

据了解,皓元医药是一家专注于小分子药物研发服务与产业化应用的平台型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业务包括小分子药物发现领域的分子砌块和工具化合物的研发,以及小分子药物原料药、中间体的工艺开发和生产技术改进,为全球医药企业和科研机构提供从药物发现到原料药和医药中间体的规模化生产的相关产品和技术服务。

2017年-2019年和2020年1-6月(下称“报告期”),皓元医药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7396.67万元、30019.51万元、40896.9万元、24876.12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500.69万元、1841.42万元、7342.96万元、4518.85万元,业绩呈现持续上升的趋势。

需要指出的是,记者发现,皓元医药每年至少有三成的收入来自境外。

招股说明书显示,报告期内,皓元医药在境外产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6650.14万元、12372.65万元、16704.03万元、10304.15万元,分别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38.23%、41.4%、41.46%、41.69%。

对此,皓元医药表示,如果未来境外子公司所在国家或地区或出口国的政治经济形势、经营环境、产业政策、法律政策等发生不利变化,或者发行人的产品和技术不能有效维持在境外市场的竞争地位,或者因为发行人国际化管理能力不足导致在正常经营过程中出现违约、侵权等情况引发诉讼或索赔,将会对发行人的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虽然皓元医药在业绩上表现良好,但其存在一位股东所持有的股权全部被冻结的情况,而被冻结的原因是因为涉嫌集资诈骗。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皓元医药共有19名股东,其中新余诚众棠持有皓元医药2.66%的股权,位列其第十大股东。

根据《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区分局协助冻结/解除冻结财产通知书》(杭公拱冻财/解冻财字[2019]JC136号),由于新余诚众棠主要有限合伙人实际控制人韦杰控制的金诚财富集团有限公司涉嫌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调查,新余诚众棠持有皓元医药的股权全被冻结,冻结时间自2019年8月21日起至2021年8月20日。

对此,皓元医药表示,上述股份冻结事项在公司上市后将影响公司该部分股份流通性。

供应商疑云

除了上述情况之外,记者还发现,皓元医药的供应商也存在很多不同寻常的情况。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8年,皓元医药向杭州灵运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灵运医药”)采购了1114.46万元的产品,而灵运医药也在当期位列皓元医药的第二大供应商。

然而,天眼查显示,灵运医药成立于2018年,也就是说,灵运医药刚成立就获得了皓元医药1000多万的大订单。

这不禁令人产生疑问,灵运医药到底是如何刚成立就能获得如此大额的订单?

公司对记者表示,“我司自 2016年开始即与杭州欧内合作,由杭州欧内为我司提供中间体产品,杭州欧内系该等产品的贸易商,杭州欧内能够利用其丰富的工厂资源,为我司提供质量合格、稳定的产品。杭州欧内于2019年1月注销,其主要业务经办人员设立了贸易公司杭州灵运,并承接了相关业务。”

另外,招股说明书显示,安徽实特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安徽实特”)2019年11月已履行完毕与皓元医药675万元的订单。

公司对记者表示,2013年出售甘肃皓天全部股权,系对业务和股权结构的整体调整。彼时甘肃皓天处于累计亏损状态,公司按照原出资价格转让股权,转让价格高于甘肃皓天的每股净资产。

然而,令人不解的是,天眼查显示,安徽实特成立于2019年9月,同样刚成立不久就从皓元医药的手中接到了近700万元的订单,并可能通过2个月的时间就将上述订单交付给了皓元医药。

那么,安徽实特到底是何方神圣?上述的订单到底是如何完成的,其中是否有猫腻?

此外,记者进一步查询发现,皓元医药持有皓鸿生物100%的股权,皓鸿生物持有安徽乐研100%的股权,也就是说,安徽乐研是皓元医药的全资孙公司。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招股说明书显示,安徽乐研的注册地址为安徽省马鞍山慈湖高新区霍里山大道北段1669号2栋,而安徽实特的注册地址是安徽省马鞍山慈湖高新区霍里山大道北段1669号3栋。

也就是说,安徽实特与安徽乐研是隔壁一栋楼的邻居。

那么,安徽实特与皓元医药之间到底存不存在关联关系?

公司对记者称,两者并未关联关系,该地址所在地为国家高新区科技企业孵化器,在此地注册的企业数量较多,注册地址均为相同的地址。

前子公司估值暴增

除了上面提到的供应商,接下来的一个皓元医药供应商不得不重点提一下。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8年-2019年和2020年1-6月,皓元医药向甘肃皓天化学科技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甘肃皓天”)采购商品的金额分别为395.75万元、832.47万元、670.34万元,而在上述时间段内,甘肃皓天也始终位列在皓元医药的前五大供应商中。

不仅如此,甘肃皓天与皓元医药还另有渊源——甘肃皓天曾是皓元医药的控股子公司。

资料显示,甘肃皓天成立于2009年。截至2013年5月6日工商变更登记前,皓元医药持有甘肃皓天83%的股权,为其第一大股东。(注:2013年之前的情况不详)

在2013年4月,皓元医药将其持有的甘肃皓天83%股权以83万元的价格卖给了薛吉军,彼时甘肃皓天的估值为100万元,皓元医药也正式退出了甘肃皓天。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6年后,皓元医药于2019年5月以4999.9987万元认购甘肃皓天新增注册资本135.1351万元,增资后皓元医药持有甘肃皓天12.21%的股权,彼时甘肃皓天的估值约为4亿元。

也就是说,6年时间,甘肃皓天的估值暴增近400倍。

那么,甘肃皓天到底发生了何种变化,为何估值暴增?上述的交易价格是否公允?

对此,公司对记者解释称,公司自设立以来无自有生产厂房及规模生产条件,对于需求量大的原料药及中间体系委托外协厂商进行生产,为了进一步向下游拓展产业链以及满足公司的原料药及中间体业务的产能增长,公司于2017年 6月设立了安徽皓元拟进行原料药及中间体的生产。安徽皓元计划在安徽马鞍山市购置土地并规划原料药及中间体生产厂房的建设,但由于取得土地和园区整体环评批复的时间晚于预期,造成安徽皓元在短期内无法建成达产。

“为了保证安徽工厂建成投产前公司有稳定的外协生产能力,公司计划参股一家原料药及中间体工厂;与此同时,甘肃皓天的白银银西工厂已在建设过程中,且甘肃皓天正在进行融资用于后续生产基地的建设。”公司坦言。

公司强调,2019年参股投资甘肃皓天,系为公司相关产品放量需求储备产能,投资价格参考了资产评估结果,并与同期其他外部投资者投资甘肃皓天的价格一致。公司投资甘肃皓天价格公允,不存在利益输送的情况。(邓皓天)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