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 要闻 国内 产业 财经 滚动 理财 股票

违规运营连遭点名 哈啰出行能虎口夺食吗?

2020-11-11 15:43:14 来源 : 和讯科技

巨头盘踞的网约车市场,哈啰出行能虎口夺食吗?

日前,哈啰出行宣布在原有顺风车业务、聚合打车的基础上,已于近期启动新业务“哈啰打车”,正式切入网约车领域,并于10月30日在中山试运营,产品属性更趋向于普惠快车。对此,外界有声音认为,在嘀嗒出行抢跑IPO、滴滴出行频传上市的情况下,哈啰出行也开始发力了。

哈啰出行相关负责人表示,经过对乘客和司机的调研发现,目前的出行市场仍然存在打车难、打车贵、选择少等痛点,尤其是在早晚高峰、火车站等地,叫车困难是时有发生的事情。对此,哈啰出行将让利乘客和司机,会长期保持行业主流网约车平台最低佣金的政策,让更多年轻人、工薪阶层打得起车,为司机群体增收。

野心昭然:借道两轮错位竞争 见缝插针欲全面布局

哈啰出行的发展还得从与ofo、摩拜的战事说起。2016年11月,哈啰单车宣布完成A轮融资,在厦门集美开始试运营。而此时的ofo与摩拜正在上海、北京等城市短兵相接。作为沐浴着共享单车光环的后来者,哈啰单车深知正面对抗的不可能性。在此之下,杨磊选择了与橙黄两家不同的发展道路,即从看似市场更小的二三四线城市开疆拓土,积累用户与运营经验。

以差异化道路突围的哈啰单车并未影响资本的站队。杨磊和他的团队,严格执行精打细算的方针,用空间换时间,终于等来蚂蚁金服的战略投资,并在蚂蚁金服的撮合下,与2017年10月合并永安行(603776,股吧),正式归于蚂蚁麾下。

而蚂蚁的到来不仅为哈啰单车带来了庞大的资金池,还带来了来自于阿里的流量入口。2018年,哈啰单车依靠芝麻信用体系,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免押金骑行,这一策略效果立竿见影。2018年3月13日宣布免押金之后两个月,哈罗单车注册用户增长70%,日骑行订单翻了一番。

一边是隐忍发育,一边是你死我活。至此,ofo与摩拜已是两败俱伤,摩拜被美团收购,团队动荡,ofo则负面消息缠身。2018年5月26日,湖畔大学教育长曾鸣曾公开透露哈啰单车日订单总量超过了摩拜和ofo的总和。但游戏到此并未结束,美团CEO王兴在收购摩拜后曾表示,摩拜后期的主要竞争对手应该是哈啰单车,而不再是ofo。对此,杨磊回应:“与有荣焉,但哈啰单车的对手,应该不是摩拜。”

2018年8月27日,因安全问题滴滴出行下线顺风车,这被视为四轮车出行行业的转折点,巨头玩家的退场直接导致新战场的出现,哈啰单车自然不想错失良机。仅20天后,哈啰单车便宣布更名为“哈啰出行”,将在地铁、共享电动、网约车等等领域与这些服务商展开深度合作,实现更方便、更快捷的智慧出行。

共享单车只是跳板,拓宽边界才是做大做强的王道,想必杨磊早就清楚,哈啰出行的战场不仅是两轮车,更是四轮车。更名只是开始,2018年10月11日,哈啰出行宣布接入嘀嗒出行,在北京、杭州等全国81个城市同步上线嘀嗒出租车业务。同年11月21日,哈啰正式宣布携手首汽约车,在北京、上海等全国60多个城市同步接入首汽约车业务。

2019年2月,哈啰出行宣布在全国上线顺风车。据统计,哈啰顺风车自正式运营以来,已在全国300多个城市运营。其中广东珠三角一带一度已成为哈啰顺风车的“根据地”,在深圳、东莞、广州、佛山、惠州顺风车订单量中,哈啰顺风车均挤进了前五。

而如今哈啰出行进军打车行业,更是彰显了杨磊的野心。

暗自较劲:违规运营屡遭点名 口碑制约长期发展

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道理不会变,杨磊的野心也需要现实的支撑。就目前来看,哈啰出行的全面化道路可以说充满荆棘,首先是其赖以起家的两轮车业务正不断遭到冲击。

今时不同往日,后共享单车时代下,斗争早已演变成了滴滴、美团、阿里三家的战争,身披青黄蓝三色的青桔单车、美团单车、哈啰单车正明争暗斗,在巷战中打的有来有回。为了活下去、争夺更大的市场,“走红线”便是不得已的战略方针,于行业如此,于哈啰出行更如此。

2019年6月,北京市交通委宣布在为期一个月的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专项治理行动中,核查出哈啰出行未备案车辆达5960辆,未备案率高达98%,并对哈啰出行进行5万元顶格处罚,

并分别作出限制投放区域、投放数量的处罚,要求限期回收车辆。

而哈啰出行在接受处罚后,并未按要求整改并再次进行违规投放,北京市交通部门联合各区对哈啰出行再次进行约谈,提出严禁违投、回收违投车辆、按要求接入数据等限期整改要求,并将相关证据移交执法部门,拟进行二次处罚。

今年3月3日,武汉市交通运输局官网发布通知,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哈啰出行在既未向公安交管部门办理上牌手续,也未向市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办理备案手续的情况下,违规投放1000辆电单车,严重扰乱了共享单车市场秩序,随后哈啰出行被当地管理部门紧急约谈,并给其下达《责令整改通知书》。

5月27日,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发布《关于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行业2020年第一季度运营管理监督情况的公示》,公告显示,哈啰单车因违规投放车辆被行政罚款1次且静态数据接入低于70%,一季度综合评定成绩为B级。同时北京市交委“点名”哈啰出行存在着严重违投车辆情况。

10月23日,西安市城管局介绍称,今年以来,针对共享单车运营中存在的停放秩序问题,西安市开展部门联动整治,西安市城管局已先后8次约谈哈啰出行等三家共享单车运营企业负责人。

值得一提的是,哈啰出行还被曝出“恶意竞争”。红星新闻此前报道称,今年6月,有居民在成都锦和路报警称,在当地河边上横七竖八地堆放着数十辆美团单车,有的甚至被直接扔进了河里。而在美团经过打捞与寻找后,发现涉及的美团单车共有94辆,其中部分已被损毁。今年9月,该案告破,据了解,嫌疑人系哈啰单车员工付某飞,作案原因系恶意竞争。

今日,辽宁晚报报道称,一辆带有“哈啰出行调度用车”字样的面包车内却装满了青桔、美团两家的共享单车。一名工作人员将这些单车暴力扔进了路边的绿化带。

事实上,除了恶意竞争导致哈啰出行口碑下滑外,其在消费者层面也有不少争议。

在黑猫投诉、聚投诉等投诉平台中便存在着不少“哈啰出行自动续费”、“霸王条款”、“退款无门”等投诉,这势必也会对哈啰出行的形象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

此外,今年以来,上述三家企业的战场还延伸至共享电单车领域,但监管的不确定性、市场的接受程度、车辆安全性等问题仍然悬在行业头上。可以预见的是,作为新的领域,“烧钱获客”的局面势必会再次出现,能否率先跑赢行业,这对于哈啰出行来说还有巨大的变数。

前路未卜:顺风车存安全隐患 发展道路遍布荆棘

目前,哈啰出行的业务除了上文中提到的“两轮车”外,“四轮车”也是其一大布局。而在“哈啰打车”上线后,哈啰出行将形成“顺风车+打车”的双布局,与如今的滴滴出行、首汽约车、嘀嗒出行等玩家正面对抗。

但行业曾出现的安全问题,在哈啰顺风车身上同样存在。

据央广网此前报道,7月16日,广州一乘客在乘坐哈啰顺风车途中遭遇车祸,不幸离世。其妻自事后发现接单的哈啰顺风车司机私下将订单转给了另一平台的司机程某,而程某今年4月刚过实习期不久,事故车辆的交强险也已经过期。

报道中提到,这次事件并非是哈啰顺风车第一次被质疑。此前有媒体报道称,一位用户希望从成都打哈啰顺风车回长沙,被司机要走了验证码后,平台显示,司机在2个小时内就“跑完”了全程还收取了500元车款,可用户连顺风车都没看到。

9月13日,21世纪经济报道发布视频,视频显示,哈啰顺风车司机在驾驶途中甚至于时速超过100km/h时均出现“单手玩手机”的违规操作;10月29日,河南都市频道报道称,有用户在哈啰出行平台预约顺风车后,出现了司机肆意取消订单、漫天要价、下单车辆与接客车辆信息不一致的情况。在投诉时,该用户发现哈啰出行的投诉流程较为繁琐,客服服务难以联系。

值得注意的是,在淘宝、闲鱼等平台上,还存在着不少“代办顺风车资质”的商家,评论中不乏“靠谱”、“当天过”等字眼。测试发现,在以“注册哈罗顺风车资质”为由联系当中一名商家时,对方表示“120元,1-2天就能搞定”,且不符合相关资历等情况都可以办理。

截至发稿时,在黑猫投诉、聚投诉平台中,关于哈啰出行的投诉已超过9000条,除了上文中提到的共享单车问题外,其顺风车业务也饱受诟病。

11月3日,用户在聚投诉平台投诉称,遭到了哈罗顺风车车主的辱骂;10月31日,用户反映哈罗顺风车存在着系统私自加价的行为;10月27日,有用户称哈啰平台车主车辆号码伪造……

虽然上述投诉均为单方面投诉,但上述情况的出现无疑体现了哈啰出行在车主资质审核与管控方面存在缺失,轻之是影响用户体验,重之则是危及用户安全。作为服务于用户的平台,哈啰出行更应为用户的人身安全负责,加强内部管控。

目前,相关法律及法规通常适用于网约车服务,而哈啰出行所主要从事的顺风车业务事实上还处于监管盲区,司机资质、平台管控等方面都没有细化的标准,这或许直接导致众多关于哈啰司机质疑声的出现。在监管缺失的同时,执法过程中同样少了明确的法律依据,在“三证缺失”的情况下,顺风车司机若不是以平摊费用为目的进行运营,将会以非法营运或者非法网约车处理。

换言之,哈啰出行不仅背负着社会责任,还面临着法律风险,如若不加强内部管控,安全事件仍层出不穷,等待哈啰出行的一定是监管,而那肯定是“一击必杀”。而此次哈啰出行推出“哈啰打车”仅是初生牛犊,将直面滴滴出行、首汽约车等行业老玩家,花小猪、高德打车等新势力也来势汹汹,如何破局也是哈啰出行必须思考清楚的事情。

从共享单车、共享电动车,到顺风车、网约车,杨磊想要把出行行业都牢牢把握住,但就目前来看,哈啰出行原有的护城河已有松动,内控、口碑等问题不断出现,是否因急于扩张、忙于做大估值而忽略了最基本的用户体验与安全,哈啰出行必须反思。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