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 要闻 国内 产业 财经 滚动 理财 股票

IPO观察|依赖打赏的花房集团去年亏15亿,传播低俗内容多次被约谈

2021-11-15 15:11:14 来源 : 红星资本局

最近,周鸿祎动作不断。

一边表示要带领360产品团队深入哪吒汽车,终结豪车霸权;另一边,旗下直播平台也开启了赴港IPO的旅程。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六间房、花椒直播的母公司花房集团公司(以下简称“花房集团”)10月25日晚间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在主板挂牌上市,建银国际和海通国际为其主承销商。

招股书显示,360创始人周鸿祎持股38.21%,为第一大股东。如果花房集团成功上市,将成为继三六零(601360.SH)、360数科(QFIN.US)、鲁大师(03601.HK)之后,周鸿祎持股的第四家上市公司。宋城演艺(300144.SZ)为第二大股东,持股37.06%。

尽管当下直播仍处于风口,但已是电商直播的天下,花椒、六间房等定位为娱乐、秀场直播的平台,早已不复当年风光。此外,花房集团还面临着巨额亏损等诸多问题。

秀场直播风光不再

花房月活用户数仅为注册数16%

2015年,宋城演艺收购六间房,360旗下花椒直播上线。六间房专注于秀场直播,以歌舞表演为主要内容;花椒为泛娱乐直播平台,播放内容更加丰富,用户互动更多元化。

2018年6月,宋城演艺发布公告称,六间房拟与密境和风(花椒直播运营主体)进行重组。2019年4月,花椒与六间房完成合并。

招股书披露,花房集团综合联属实体为北京花房科技有限公司(原名“北京六间房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花房科技”)及密境和风,集团主要为全球用户提供音视频直播娱乐及社交网络服务,拥有移动端旗舰产品花椒、PC端旗舰产品六间房(包括移动端六间房直播、石榴直播及花房直播)、海外运营的HOLLA集团旗下的国际产品三大平台。

早在花椒与六间房合并时,就有消息称花椒直播将赴港上市,然而直到现在,花房集团才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在此之前,同为娱乐直播平台的欢聚时代(YY.US)2012年就已在美股上市,映客(03700.HK)也于2018年登陆港交所。

几年时间过去,直播领域早已风云变幻。

艾媒咨询《2021年上半年中国在线直播行业发展专题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到5.87亿人,预计2022年将涨至6.60亿人。但增长率也开始下滑,预计2021年用户规模增长率将由2020年的16.5%,下滑至8.2%,2022年或将进一步下滑至3.9%。

2021年上半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观看的主要直播类型是电商直播和娱乐直播,分别占比60.8%和57.1%。娱乐直播用户喜爱的直播类型中,游戏赛事占比最高达81.7%,其次是旅游和探店。

不难看出,花房集团长期经营的秀场娱乐类直播类型已不再是主流。2021年上半年,YY的月活数量仍然领先行业,其次是映客,花椒与六间房月活用户数相加后大致与映客相等。

花房集团招股书披露,截至2021年8月31日止8个月,平均月活用户达到5990万名。而映客2021年半年报披露,2021年上半年平均月活用户为4284.6万人。可见,花房集团月活用户数略高于映客,但与快手抖音等超过5亿的月活用户数相比,差距较大。

此外,招股书还披露,截至2021年8月31日,公司累计注册用户3.72亿名,也就是说,花房集团月活用户仅为注册用户的16%。

一条腿走路

2020年净亏损超15亿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及2021年1-8月,花房集团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9.93亿元、28.31亿元、36.83亿元、29.6亿元;2019-2021年前8月,公司营收同比增速分别为42.05%、30.1%、25.21%,呈下滑的趋势。

同期,公司分别实现毛利3.02亿元、7.06亿元、10.11亿元、8.2亿元,毛利率分别为15.1%、24.9%、27.5%、27.7%;净利润分别为-1.87亿元、1.91亿元、-15.25亿元、2.32亿元;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为-1.58亿元、2.11亿元、3.67亿元、2.6亿元。

这样的成绩在直播行业中并不算出色,如果将行业范围缩小至娱乐直播,对标同在港股上市的映客,后者2020年营业收入为49.5亿元,净利润为1.94亿,略优于花房集团。

招股书还披露,花房集团主要为全球用户提供音视频直播娱乐及社交网络服务。

从收入构成来看,花椒和六间房主要产生直播服务收入,即直播打赏收入;2018-2020年及2021年1-8月,直播打赏占收益总额的比例分别为99.2%、99.6%、99.6%、97.5%。

海外运营的HOLLA社交网络服务产生收益,但2020年12月31日,HOLLA财务业绩才刚刚并入花房集团报表,截至2021年8月31日止8个月,公司社交网络服务产生收益占收益总额比例为2.4%。

而在直播收入中,花椒是绝对的主力。招股书显示,花椒带来的收入占比长期高于75%。

花房集团的经营模式,是典型的一条腿走路。

与之相较,欢聚时代先后剥离虎牙和YY之后,海外业务成为重心,包括视频直播平台Bigo Live、短视频应用Likee、休闲游戏社交媒体平台Hago三大产品。

映客也推出线上相亲软件“对缘”,还收购了兴趣交友平台积目。2020年,映客核心产品映客直播营收占比为59%,其余创新产品营收占比达41.8%。

而如此依赖直播打赏的花房集团,却因内容违规被多次约谈。

2018年1月,北京市网信办就花椒直播“百万赢家”活动内容违规依法约谈花椒直播相关负责人,责令其全面整改。

2020年6月,北京市网信办法约谈“花椒直播”、“西瓜视频”、“全民小视频”3家属地网络直播平台相关负责人,针对平台存在的传播低俗庸俗内容、未能有效履行企业主体责任问题,责令其限期整改。

花房集团也在招股书中指出,主播可能会在公司平台作出非法的言语或行动,公司不保证可以完全阻止用户在平台发布不当内容或从事不当活动。此外,由于公司对用户及主播的线下行为控制有限,如果有关行为涉及公司平台,公司的业务及公众对品牌的观感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并无明显优势的花房集团,能够在资本市场上夺得一席之地吗?红星资本局将持续关注。

红星新闻记者 俞瑶 陶玥阳

责编 任志江 编辑 杨程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抖音们的拐点,到了 2021-11-15 13:40:59
精彩推送
抖音们的拐点,到了 2021-11-15 13:4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