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 要闻 国内 产业 财经 滚动 理财 股票

太平洋证券假理财案追踪,分公司前总经理被起诉,内控形同虚设

2021-11-14 16:40:41 来源 : 证券市场红周刊

红周刊 记者 | 惠凯

太平洋证券内蒙古分公司假理财事件已经发生两年,在这个案件中,除了分公司前总经理宋长达需担责外,太平洋证券也是不可逃责的,毕竟这里涉及的很多事情与公司息息相关,直指其内控形同虚设。

太平洋证券内蒙古分公司假理财事件已经发生两年,分公司总经理宋长达自首,近期即将开庭受审。自成立以来,内蒙古分公司的运作就一直存在诸多违规之处,而对此情况,太平洋证券总部也未能及时纠正,导致事态明显恶化。

有投资者透露,逾期的理财产品规模为1.5亿元,主要用于为地方拟IPO企业提供过桥融资、为太平洋证券发行的资管计划保本保收益等。

此案的关键人物是宋长达,其在短短两年内就从一家C型营业部的负责人升任分公司负责人,受到了太平洋证券管理层的器重。事发后,太平洋证券方面选择低调处理。有多位投资者认为,太平洋证券理应担责。

分公司前总经理宋长达实控体外企业

与内蒙分公司频繁关联交易终惹祸

太平洋证券内蒙古分公司的前身是赤峰营业部。2014年,太平洋证券在内蒙古自治区赤峰成立营业部,负责人为宋长达。

在宋长达等人的努力下,该营业部仅仅用了三年时间就规模发展到上百人,成为太平洋证券19个分公司之一。上市公司年报也显示,太平洋证券内蒙古分公司办公室不是位于省府呼和浩特,而是位于赤峰市,呼和浩特的分支机构仅为营业部级别。

在赤峰营业部任职期间,宋长达也获得了诸多荣誉,比如宋担任了赤峰市新联会会长,并以此头衔多次出席社会活动。另外,有前员工给《红周刊》记者发来的信息显示,内蒙古分公司还获得过太平洋证券的年度“优秀部门”等荣誉,宋长达也被授予了2017年“优秀干部”称号。

但2019年11月底,宋长达突然向公安机关自首,内蒙古分公司销售的理财产品正式爆雷,泡沫终被戳破。

此时,一家名叫“赤峰聚鑫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企业也浮现出来。据天眼查信息,聚鑫投资2014年成立,目前的法人代表为宋常彬。据投资人张先生透露,宋常彬和宋长达有亲属关系,宋常彬是宋长达的堂弟。

投资人表示,太平洋证券内蒙古分公司在成立伊始就和聚鑫投资有着密切来往,在运营、理财产品的销售过程中得到了聚鑫投资的协助。

公开信息显示,聚鑫投资办公室当时就位于赤峰市中核大厦北楼七层701/702室,而从太平洋证券年报给出的信息则显示,其内蒙古分公司的办公室就位于中核大厦主楼辅跨东侧一、二层,与聚鑫投资办公地点很近。

对于宋长达和聚鑫投资的关系,太平洋证券总部或早有知晓。有前员工提供的赤峰营业部2016年合规检查报告显示,早在2016年初,太平洋证券合规部就注意到,宋长达实际控制了聚鑫投资,还存在营业部一些员工从聚鑫投资领取薪酬的情况。

据宋长达当时向合规部门的解释:他在正式入职太平洋证券前,在2014年7月成立了聚鑫投资,股权由张世磊持有;2015年7月,聚鑫投资的股东已经变更为宋常彬。

虽然如此,仍不排除宋长达长期控制聚鑫投资的可能性,因为在其2014年9月加入太平洋证券后,为筹建赤峰营业部,曾招聘了大量不具备证券从业资格的营销人员,由于通过资格考试需数月,宋把上述人员安排在了聚鑫投资,由聚鑫投资发放补贴。

太平洋证券内蒙古分公司扩展迅速

经营中违规现象频出

值得注意的是,太平洋内蒙古分公司不仅是赤峰的首家上市券商分支机构,其还曾是内蒙古惟一一家具有投行部门的证券分支机构。

据券商业内人士称,早些年A股市场特别是新三板市场火热,一些中小券商把投行部门下放到分公司,不仅为了争抢业务,且还可以通过此举获得地方政府扶持IPO/新三板挂牌的专项资金。只不过,随着IPO收紧、新三板市场遭遇寒冬后,分公司+投行的模式被证明弊大于利,大部分券商分公司的投行业务都随后被裁撤。

而且,股权承销业务也非太平洋证券所擅长的领域。据Wind,2017年以来,太平洋证券主承销的IPO业务仅华蓝集团等3笔。而且受经济发展水平的制约,内蒙古也不是资本市场的沃土,据Wind,迄今注册地在内蒙古的A股公司也不足30家。

在成立伊始,太平洋证券赤峰营业部大打“广告战”,通过当地电视台等方式进行品牌展示,赞助了不少户外广告。譬如,曾拿下《中国好歌曲》冠军唱作人的杭盖乐队,赤峰演唱会就由太平洋证券冠名;举办炒股大赛等。

然而,知情人士提供的《合规报告》等材料却显示,上述营销活动并没有向总部报批,也未向证监局备案,且在付款环节,多由宋长达或聚鑫投资支付。

很显然,上述举动与《证券投资顾问业务暂行规定》相抵触:证券公司通过广播、电视、网络等公众媒体对证券投资顾问业务进行广告宣传,应当遵守《广告法》和证券信息传播的有关规定,“提前5个工作日将广告宣传方案和时间安排向公司住所地证监局、媒体所在地证监局报备”。按照合规部门的要求,上述举措或暂停、或整改。

奇怪之处还不止于此,据《红周刊》记者从云南证监局获得的数据,太平洋赤峰营业部在2014年11月获批时,仅为C型营业部。一般来说,C型营业部的级别较低,客户经理配置仅为3~5人。但上述合规检查报告却显示,赤峰营业部在2016年初时,客户经理就有23人。到2017年时,赤峰分公司的员工更是达到80人。

理财资金流向成谜,或涉保本保收益

折射太平洋证券内控缺位

据几位投资人,以及太平洋内蒙古分公司的前员工回忆,2015~2019年期间,赤峰营业部及后续成立的内蒙古分公司,累计销售理财产品规模约为9亿元,而到2019年底正式逾期,累计约有1.5亿元未能兑付。彼时的宣传资料也显示,赤峰营业部曾用诸如“5万元起购,低风险、高回报,固定年化收益率7.6%”等信息,以招徕客户。

那么,上述理财资金流向了哪里?

除了完成总部的资管产品销售业绩外,上述多位采访对象向《红周刊》记者回忆,部分理财资金用于为企业垫资、保证前期理财产品的本金和收益兑付等。

譬如2017年赤峰市对辖区内20多家拟上市公司的尽调中,宋长达提出,赤峰市天润鑫能新能源有限公司具备上市潜力,随后太平洋证券总部投行的曹某带队开展上市辅导工作。当时鑫能新能源苦于银行的贷款偿付压力,为避免影响IPO,宋长达提出发行理财产品,为企业提供过桥资金。

然而在理财逾期后,鑫能新能源的IPO无明显进展。最新情况是,据通稿,今年6月,在地方证监局主办的发布会上,相关负责人宣布的、旨在支持本地企业上市的“天骏服务计划”中,鑫能新能源仍是重点培育企业。

又譬如在2017年,太平洋证券内蒙古分公司曾销售“红辣椒量化对冲3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100万元起售。卢女士透露,当初分公司承诺了较高收益,到期后未达到。私募排排网、Wind也显示,红辣椒量化对冲3号大部分时间亏损、且跑输沪深300指数。

红辣椒量化对冲3号的季报显示,其持仓以快到期的地产债、公司债为主,小仓位持有贵州茅台、交通银行等低估蓝筹股。在股票端,标的在2017年普遍表现不错,但2018年出现了大幅回调,带动净值下行。

2018年7月、太平洋证券决定提前终止红辣椒量化对冲3号。为此,由聚鑫公司从理财资金中抽取部分资金以补齐承诺收益。

有多位投资人透露,在红辣椒量化对冲3号亏损后,宋长达安排员工给了6%的收益补偿,即“保本保收益”。其中,收益部分的补足操作由内蒙古分公司的员工郭某超等人,以个人账户转账给投资者。

然而根据《资管新规》的要求,“金融机构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时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出现兑付困难时,金融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垫资兑付。”太平洋证券的上述行为已然违规。

其实,除了上述情况,还有一部分内蒙客户的理财资金也被转用于购买太平洋证券发行的“金添利”、“金元宝”这两款集合资管计划。公开信息显示,添利、金元宝本质上就是纯债类型的小集合产品。此外,内蒙古分公司的广告营销、活动赞助等费用,也有部分是从理财资金中支出的。

案发后,内蒙古分公司多人蹊跷离职

在宋长达投案后,太平洋证券内蒙古分公司的多位员工纷纷低调离职。譬如自2004年起就是证券经纪人的张淑华,其2015年加入太平洋证券,于2020年3月离职、注销;郭某超,2016年后就是太平洋证券内蒙古分公司的证券经纪人,2020年4月离职。

太平洋内蒙古分公司的负责人也在短短两年内多次变更:先是从宋长达变更为方宏图(据证券业协会,方宏图2021年3月从太平洋证券离职),后又变更为马文良,目前的负责人是曹健。由于管理层频繁变动、员工大量离职,分公司的运营也受到很大影响。

《红周刊》记者获悉,诉讼将在近日网络开庭。其中,宋长达被羁押在看守所已有两年,可能会以非法集资罪的名义被起诉。而郭某超等多位时任员工也可能会被列入追加诉讼对象。

不过投资者群体的不满在于,太平洋证券是否应承担责任?

在年报等公告中,太平洋证券几乎从未提及内蒙古分公司问题的处置进展。而卢女士、张先生等投资者则认为,当初假理财的销售过程发生于太平洋证券内蒙古分公司的办公场所内,销售业务的具体经办人是内蒙分古公司的高管、员工,因此,太平洋证券无法撇清其自身责任。

有受访者表示,太平洋证券的品牌背书也是导致诸多客户被骗的重要原因。“没有太平洋证券的招牌,没有太平洋证券的上市企业背景,没有工商核发的营业执照,我们谁会认识宋长达?没有太平洋证券那么多在职员工,没有太平洋证券的销售大厅、印章,我们谁会买这些理财产品?”

而且,公开信息也显示,聚鑫投资和太平洋证券内蒙分公司、宋长达的关系很密切。天眼查显示,聚鑫投资早期的股东为张世磊,高管之一是齐玉坤、周航为联络员。2015年7月后,二人退出,股东改为宋常彬。而据证券业协会的信息,2015年5~6月,周航、张世磊、齐玉坤同时加入太平洋证券,其中周航还是合规负责人。三人又都在2020年初离职注销。“太平洋总部对内蒙分公司的问题肯定是知道一些的,但可能也没想到问题那么大。”一位知情人士坦言。

对此,记者也致电了周航等多位时任员工,对方都表示不便接受采访。

太平洋证券业绩向下

总经理薪酬却大涨

作为此案的关键人物,宋长达年纪轻轻、却在几年内步步高升。有太平洋证券员工向《红周刊》记者透露,太平洋证券在2017年10月,经公司总经理李长伟的签发,调整了经纪业务管理委员会的人事构成,其中,委员会主任委员是张东海(也是上市公司副总经理、分管经纪业务),委员中就包括宋长达。

2018年4月,经总经理李长伟的签发,同意宋长达在兼任内蒙古分公司总经理的同时,还担任网络金融部总经理。

如上文所述,在出事前,宋长达已经获得包括太平洋证券总经理李长伟、副总经理张东海等高层的认可。

李长伟是证券行业老兵,公开信息显示,李长伟1999年起就开始担任富国基金副总经理、2013年起任太平洋证券总经理至今。2020年,李的薪酬为258万元,同比增加了57万元;张东海2020年的薪酬为131万元。

让人注意的是,上述涨薪之举和太平洋证券的业绩是并不匹配的。2020年,太平洋证券总营收为11.8亿元、同比下降约1/3,净利润更是从盈利4.7亿元,转为亏损7.6亿元。而且,李长伟等高管薪酬上涨的同时,普通员工的薪酬却明显下降:据Wind的测算,2019~2020年,太平洋证券的人均薪酬从44.5万元、降到41.5万元。

更尴尬的是,今年以来,太平洋股价跌幅超两成,目前的股价仅3.2元左右,在Wind统计的51家A股券商中,太平洋证券的股价最低,排在其上的是国海证券,股价为3.93元。太平洋证券何时能摘掉“券商低价股王”的帽子,显然是不太容易的。

针对上述问题,记者也试图采访太平洋证券董秘办,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本文已刊发于11月13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精彩推送
寻找好未来们的未来 2021-11-13 15:10:39
完美日记止损时刻 2021-11-13 15:10:35
地产债“秃鹫” 2021-11-13 15: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