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 要闻 国内 产业 财经 滚动 理财 股票

能源价格上涨推高取暖费用,美国为何无计可施?

2021-11-13 07:40:44 来源 : 财经十一人官方

年初以来美国汽油天然气价格持续上涨,冬季取暖费也将大增,多次施压欧佩克+未果,突显拜登政府对国际能源市场的软弱和无能为力

文|王能全

从今年秋季以来,能源危机是国际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已经入冬并且不断降低的气温更加剧了形势的严峻。作为世界第一大石油天然气生产和消费国,美国国内的汽油和天然气价格持续上涨,今年冬天美国百姓预计将要支付高额的取暖费用,面对欧佩克+的多次拒绝增产和国内各方要求采取尽快行动的呼声,虽然不时放出狠话,并表示可能动用战略石油储备,作为美国总统的拜登基本上无计可施,突显出本届美国政府对国际能源市场的无能为力和软弱。

持续涨出新高的美国汽油和天然气价格

美国是世界第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由于国内充足的油气供应,相对于世界其他地区和国家,汽油和天然气价格相对较低,但是自今年年初以来,美国国内的石油和天然气价格持续上涨,面对席卷全球的能源危机,美国也没有能够幸免。

作为号称汽车轮子上的国家,美国石油消费中的约45%是车用汽油,交通支出排名住房之后,是美国家庭第二大支出,其中87号普通汽油占美国汽油消费总量的约90%。作为正常的年份,2019年美国普通汽油平均零售价为2.6美元/加仑;2020年,受新冠疫情的冲击,美国普通汽油零售平均价格为每加仑2.17美元,比2019年下降44美分/加仑,下降的幅度为17%,为2016年以来的最低年平均价格。

进入2021年之后,美国的汽油价格就不断并且是持续地上涨。2021年1月4月,美国普通汽油平均零售价为2.16美元/加仑,是2021年的最低水平,2月22日突破2.5美元,上涨到2.549美元/加仑;7月5月突破3美元,上涨到3.032美元/加仑。11月8日,美国普通汽油价格上涨到3.294美元/加仑,为2021年的最高水平。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发布的报告,2021年8月30日,是美国劳动节长周末之前的周一,美国普通汽油平均零售价达到3.15美元/加仑,比2020年同期增加92美分/加仑,涨幅达到42%,是201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与汽油价格不断上涨相一致的是,美国的天然气价格进入2021年之后也不断涨出新高。同样也是作为一个正常的年份,2019年,美国亨利中心天然气现货均价为2.57美元/百万英热单位,比2018年低60美分,是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其中2019年6月至8月,美国天然气平均价格仅为2.33美元/百万英热单位,是1998年以来最低价格。2020年,受新冠疫情的冲击,亨利中心天然气均价为2.05美元/百万英热单位,是近10年里的最低水平,其中2020年6月低至1.66美元/百万英热单位,是近10年里最低的月度价格。

2021年1月4日,亨利中心的天然气现货价格为2.6美元/百万英热单位,除1月21日和22日两天外,是2021年美国天然气的最低价。进入2021年以来,除2月中旬因为极寒天气导致的天然气价格短时间暴涨之外,期间虽有反复,但总体上美国的天然气价格基本上处于不断上涨之中。2021年6月1日,亨利中心天然气现货价格突破3美元,为3.02美元/百万英热单位;7月22日,突破4美元,为4.02美元/百万英热单位;9月10日,突破5美元,为5.13美元/百万英热单位;10月5日,突破6美元,为6.37美元/百万英热单位,是正常时期2021年美国天然气最高现货价格。2021年11月3日,亨利中心天然气现货价格为5.59美元/百万英热单位。

美国能源信息署预测,2021-2022年冬季的10月至3月期间,美国亨利中心天然气现货均价为5.67美元/百万英热单位,是2007-2008年以来冬季的最高价格。

2021-2022年冬季美国百姓需支付高额的取暖费用

天然气、取暖用油、丙烷和电力,是美国家庭冬季主要取暖用能源来源。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和材料,2021-2022年这个冬季,美国百姓将支付高额的取暖费用,这也就是说与北半球其他国家一样,虽然是世界第一大石油天然气生产国,美国的百姓也未能在正在来临的冬季里幸免这一轮的能源危机。

美国能源信息署预测,由于不断上涨的能源价格,预计2021-2022年冬季,美国家庭的能源支出将较大幅度地上涨,其中特别是使用丙烷和取暖用油的家庭,主要原因是不断上涨的能源价格正在转移到消费者的头上,加之预期今年的冬天比较冷,供暖的天数增加也带来了能源消费的增加。

根据2019年美国人口普查局的社区调查,48%的美国家庭使用天然气供暖。美国能源信息署预测,2021-2022年冬季,主要使用天然气供暖的美国家庭在供暖上的平均支出将为746美元,比去年增加172美元,增幅达30%。不断上涨的天然气零售价格,是今年冬季美国家庭天然气取暖支出预期增加的主要驱动因素。平均而言,美国天然气零售价格预计将从去年冬天的10.17美元/千立方英尺,上升到今年冬天的12.93美元/千立方英尺,这是2005-2006年冬季以来的最高平均价格。其中,天然气零售价格的最大涨幅将出现在美国中西部地区,那里的价格将上涨到11.28美元/千立方英尺,比去年冬天上涨45%。与去年相比,今年冬季美国的天然气消费量将略高于预期。对于使用天然气作为主要取暖燃料的家庭来说,美国能源信息署预计,今年冬天的平均消耗量为57.7千立方英尺,比去年冬天增加了2.4%。此外,与去年冬天相比,预计今年美国的供暖天数将增加2.6%,这也推动了天然气消费量的增加。

同样根据2019年美国人口普查局的社区调查,丙烷是美国5%家庭的主要取暖燃料,在东北部和中西部更为常见,其中佛蒙特州、新罕布什尔州、南达科他州、北达科他州和蒙大拿州至少有14%的家庭,使用丙烷作为主要供暖燃料。截至2021年10月4日,美国民用丙烷平均价格达到每加仑2.59美元,创下2011年以来冬季取暖季节第一周的最高价格,在当前冬季供暖季节的前四周,丙烷价格比去年同期高出了49%。截至10月13日,德克萨斯州休斯顿附近的蒙特贝尔维尤中心,丙烷批发现货价格为每加仑1.42美元,较2020年同期上涨90美分/加仑,为2014年2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当时特别寒冷的天气和分销瓶颈导致中西部价格大幅上涨。2021年10月25日这一周,北达科他州的民用丙烷价格最低为2.01美元/加仑,而佛罗里达州的民用丙烷价格最高为4.93美元/加仑。美国能源信息署预计,因为丙烷价格的上涨,与去年冬天相比,全美使用丙烷作为主要取暖燃料的家庭,2021-2022年冬季的平均取暖支出将增加54%。分地区看,今年冬天,使用丙烷作为主要取暖燃料家庭的季度支出,东北地区将为2012美元,中西部地区为1805美元,南部地区为1643美元;与去年冬天相比,东北部增长了47%,中西部增长了69%,南部增长了43%。

大约4%的美国家庭,使用取暖用油作为供暖的主要燃料,其中绝大多数家庭集中在东北部,该地区约18%的家庭使用取暖用油供暖,这就是为什么美国的战略石油储备中,有东北家用取暖用油储备项目,储备的总量为100万桶。美国能源信息署预测,使用取暖油作为主要取暖燃料的家庭,2021-2022年冬季的平均支出为1734美元,比去年冬季增加43%。较高的冬季取暖用油支出,反映的是取暖用油零售价格的上涨。美国能源信息署预测,2021-2022年冬季取暖用油的平均价格,将达到每加仑3.39美元,较去年冬天上涨33%。此外,由于预期今年的冬天将比较寒冷,美国能源信息署认为,2021-22年冬季,使用取暖用油家庭的消耗量,将达到511加仑,较去年冬季增长近8%。

除以上三种能源来源之外,美国能源信息署还预计,2021-2022年冬季,美国家庭用电的取暖费用支出,也将上涨6%。

不断放狠话但无计可施的美国拜登政府

作为世界第一大石油天然气消费国,美国百姓对石油天然气价格高度敏感,从20世纪70年代两次石油危机以来,美国历届政府能源政策的出发点和最终目标,基本上都是立足于保证能源供应安全,保障国内能源价格的稳定。自今年1月20日上台执政以来,面对不断上涨的石油和天然气等能源价格,虽经多方努力,但美国拜登政府对于欧佩克+基本上是束手无策和无计可施,显示出美国本届政府对于沙特阿拉伯等世界主要石油生产国的影响力大为下降。

早在2021年4月1日,美国能源部长格兰霍姆发推表示,她与沙特阿拉伯能源大臣萨勒曼亲王进行了“乐观”的通话,“再次重申为确保消费者得到可负担、可靠能源而展开国际合作的重要性”。这是拜登就任美国总统以来,白宫官员首次致电沙特阿拉伯的萨勒曼亲王,市场认为是美国试图重新构建与沙特阿拉伯的关系,希望借沙特对中东的石油领域施加影响力。就在这一天召开的欧佩克+第15届部长级会议,决定2021年5月、6月分别增产35万桶/日,7月增产44.1万桶/日,沙特阿拉伯逐步撤回100万桶/日的自愿减产。会议消息传出后,虽然欧佩克+增产的时间早于预期,但6月和7月份增产幅度小于预期,布伦特原油上涨3.8%至每桶65.08美元,WTI上涨超过4%至每桶61.63美元。与此同时,萨勒曼亲王否认决定增产是因为受到美国的压力,称自己未与格兰霍姆讨论原油市场问题。

2021年7月初,美国政府官员就油价问题,与欧佩克方面进行了会谈。2021年7月6日,美国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表示,拜登政府官员对正在进行的欧佩克谈判感到“鼓舞”,称与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官员进行了交谈,希望能够达成协议,以阻止原油价格上涨。美国希望谈判能够达成协议,美国总统希望美国人能够获得负担得起且可靠的能源,包括汽油,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政府不断监测汽油价格并直接与欧佩克各方沟通,以推动协议达成并允许拟议的增产向前推进。

2021年8月11日,美国白宫官方网站刊出了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关于希望国际能源市场可靠和稳定的声明,这是拜登政府第一份关于国际石油市场的官方公开声明。这篇不长的文稿中 ,沙利文的态度非常强硬。沙利文表示:“油价上涨如果不加以控制,将有可能损害正在进行的全球复苏,原油价格一直高于2019年底大流行爆发前的水平。尽管欧佩克+最近同意增产,但这些增产将无法完全抵消此前欧佩克+在疫情期间实施的直到2022年的减产。在全球复苏的关键时刻,这是远远不够的。拜登总统明确表示,他希望美国人民能够获得负担得起的、可靠的能源,包括在加油站。尽管我们不是欧佩克成员国,但美国将始终在公开和私下与国际伙伴讨论影响我们国家经济和安全事务的重大问题。我们正在就竞争性市场在定价中的重要性与相关欧佩克+成员进行接触。竞争激烈的能源市场,将确保可靠和稳定的能源供应,欧佩克+必须采取更多措施支持复苏”。

沙利文的声明虽然非常强硬,但国际石油市场的走势并没有因此而改变。不断上涨的油价和气价,对美国拜登政府的压力越来越大。2021年9月28日,美国白宫发言人普萨基表示,美国正在与欧佩克在内的所有国际伙伴接触,探讨稳定石油市场问题,也在考虑动用所掌握的所有工具,来降低天然气价格以及石油成本,采取更多措施支持经济复苏。2021年9月30日,美国白宫发言人证实,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前往沙特阿拉伯,与沙特王储萨勒曼会面,重申为支持全球经济复苏创造条件的必要性,石油是会谈的重要议题。但是,非常遗憾的是,2021年10月4日举行的欧佩克+第21届部长级会议,没有响应美国和国际社会的呼吁,只维持每天增产40万桶的计划不变,没有额外增加产量。对于欧佩克+这次会议的决定,沙利文虽然表示白宫对“石油令人担忧”,但暂时对欧佩克+的供应增长速度感到满意,同意与沙特阿拉伯保持密切联系,继续监测石油市场供需平衡的任何潜在变化。就是在这一天,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自2018年10月以来首次,涨破了每桶80美元。

2021年10月底和11月初,在赴欧洲参加G20和气候峰会期间,能源价格是拜登特别关注的话题。2021年10月27日,在拜登出发赴罗马前,沙利文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说,拜登总统将专注于供应链和能源价格,因为他知道这些问题会影响美国的家庭。与此同时,美国能源部长格兰霍姆公开指责欧佩克+,指出“天然气价格当然是基于全球石油市场,那个石油市场是由欧佩克+控制的,所以这个卡特尔联盟对正在发生的事情有更多的发言权”。10月31日,G20会议结束后,拜登在罗马发表讲话,批评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在管理能源供应方面反应不足,敦促有闲置产能的能源生产国提高产量,以确保全球经济强劲复苏。

虽然面对美国和国际社会多方的压力,2021年11月4日,欧佩克+第22届部长级会议不为所动,仍仅决定维持12月份增产40万桶的计划不变,不同意额外增加产量。在欧佩克+会议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沙特阿拉伯能源大臣萨勒曼亲王用两页幻灯片说明,今天(能源)问题的根源在1979年东京G7峰会宣言上可以找到答案,当时这些国家承诺将采取行动大幅度减少原油使用,而从今年三月以来布伦特原油价格的峰值涨幅仅为36%,但天然气、煤炭则出现了至少翻一倍的走势,通胀问题的主要原因并非原油。有媒体评论指出,11月4日的欧佩克+第22届部长级会议不仅断然拒绝了美国的增产呼吁,而萨勒曼亲王还给拜登上了一堂能源基础课。同一天,面对欧佩克+的会议决议,美国白宫也只能无奈地表示,拜登政府将考虑使用全方位的工具,来增强能源市场的弹性。

2021年11月6日,在白宫的新闻发布会上,美国总统拜登承认,他在与欧佩克产油国的斗争中失败了,“我不指望欧佩克、俄罗斯和/或沙特阿拉伯会做出回应,他们将生产更多的石油,他们是否能够生产出足够的石油是另一回事”。不过,拜登还在会上为自己找台阶,“我们还有其他手段,我们正在与其他国家打交道。我将在适当的时候谈论这个问题,至少从字面上来讲,我们可以获得更多的能源”。

当然,面对美国国内不断上涨的汽油和天然气价格,尤其是已经到来的这个冬季,拜登可能不会像他在记者会上那样轻松,美国国内各方正在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他立即采取行动降低能源价格,包括动用战略石油储备,甚至禁止美国原油的出口等极端措施。

据《世界石油》网站2021年11月7日报道,18名由德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特德·克鲁兹领头的美国参议员联名敦促拜登,在冬季到来之前降低能源价格。这些参议员们提出的解决方案,包括解除对联邦土地和水域的石油和天然气租赁销售禁令,加快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和陆军工程兵团批准管道项目的许可和跨机构协调,以及结束阻碍能源投资的监管不确定性。信中,这些参议员们认为: “在气温下降之前,全美天然气库存比五年平均水平低5.5%,随着经济持续复苏,需求在增加。由于供应减少,需求增加,天然气价格比去年同期上涨了250%以上。美国能源信息署预计,基于对供应的预测,今年冬季天然气价格将进一步攀升”。

继这些共和党参议员之后,据《世界石油》网站2021年11月10日报道,又有包括因关注气候变化而闻名的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领头的11名参议员,也联名致函拜登要求迅速采取行动,呼吁将更多的石油投放到市场,阻止美国国内油价的上涨,措施包括动用战略石油储备,甚至更激进的禁止美国原油出口。这些参议员在信中要求:“在美国致力于促进清洁和可再生能源长期发展的同时,我们必须确保美国人在加油站能够加得起油”。

虽然因为美国原油库存的增加,11月10日无论是布伦特或是WTI价格均出现下跌,但全球能源市场的紧张气氛仍旧。即使真的如白宫多次暗示的那样,为压低石油价格,美国政府可能会在近期动用战略石油储备,但市场人士普遍认为,作为拜登政府手中的最后一张王牌,它不会对国际和美国国内的石油天然气价格产生多大实质性的、长期的影响。因此,无论是美国国内、全球市场还是分析人士们,都在等待着,作为美国总统的拜登,有什么切实可行的办法和手段,来影响或改变当下不断加重的美国国内和全球性的能源危机?!

还有更多你想看的精彩↓↓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精彩推送
哈尔滨供暖保煤战 2021-11-12 09: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