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滚动 > | 资讯详情
标普全球评级首席经济学家保罗·格林沃尔德消费驱动中国经济增长
中国证券报
2019-12-02 10:25

“目前消费正在驱动中国经济增长,和我18年前第一次来到中国的时候大不一样了。进一步讲,中国的消费也在驱动着全球经济增长。”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首席经济学家保罗·格林沃尔德(Paul Gruenwald)日前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中国走上健康增长轨迹

格林沃尔德第一次来到中国是在2001年。“18年过去了,其间中国的增长十分迅速,经济体量已不能同日而语。那时候中国的经济总量占到全球GDP的2%-3%左右,现在规模仅次于美国,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故事,发展程度更高了,就像是变成了‘另一个国家’”。

“多年前我在IMF中国工作的时候,有些人会担心贸易顺差过大和汇率被低估,增长将会不平衡。但事实证明,中国经济的增长比过去更加平衡了。”他说,“中国经济的健康增长不仅关乎中国自身利益,也符合全球利益关切。”

“城市化进程加速是中国现代经济转型的一大驱动力”,他说,“我最喜欢告诉大家的一组数字就是,改革开放之初中国城镇人口比例仅为19%左右,这意味着当时中国八成人口都居住在农村地区;如今这个比例接近60%,并最终会走到77.5%——这是很多发达国家的水平。过去三四十年间,中国一直在推进城市化进程和城市的崛起扩张,以及一些结构性变革,估计未来十年仍将继续推进。这也是一个中国经济转向的过程。”

他还表示,目前消费正在驱动中国经济增长,和18年前大不一样。中国的消费也在驱动着全球经济增长。“投资过剩的领域如钢铁行业需要随着时间推移而寻求再平衡。在从出口导向型经济转向更多依赖消费导向的经济方面,中国做得非常好。”

根据标普公开发布的经济概观和预测,2019年全球GDP普遍下行。格林沃尔德指出,“中国仍将继续驱动全球增长”。与美国和欧盟等主要经济体相比,中国的GDP增速仍然领先。

“我不认为一直保持6%以上的高增长对中国是个健康的增速”,他说,“如今工资增长已经超过GDP增长,而GDP增长高于投资增长,经济增长的动力转移到家庭层面,家庭消费支出驱动了经济增长。”

“中国人口峰值即将见顶,劳动力人口在减少。此外,中国现在的债务规模比以前大了很多,这限制了通过大量借贷支持投资和资产支出的能力。从趋势上看,中国经济放缓将是循序渐进的,但这是个自然的过程,日本历史上也经历过双位数增长,但随着经济走向成熟,增速就开始趋缓。”

他还对中国扩大开放的举动表达了期许。“对外开放给中国带来了巨大好处,下一阶段开放将更多是在金融领域。在贸易方面,中国已经是一个高度开放的国家,但从金融领域来看,开放程度则更低。”

美国衰退风险企稳

在格林沃尔德8月发表的一篇报告中,基于对金融市场关键指标的分析,他指出美国经济衰退的风险有所上升。但在本次专访中他表示,目前来看,美国经济衰退风险得以“稳住”,可能性仍在30%左右,但并没有进一步加深。美联储三次降息,支撑了居民消费。

“我们密切关注就业市场以及消费者信心演变。过去两个月,这两方面表现都不错。目前家庭消费强劲暂时弥补了制造业下滑。整体经济形势并未进一步恶化,就像我之前强调的,衰退的风险已经稳住了。”

他表示,疲弱的制造业和强劲的家庭消费的“结合体”并不是一个长久稳定的结构,未来可能朝着“好”和“坏”两个方向发展。“好”的情形是,就业市场继续保持强劲,这意味着家庭消费也将继续保持强劲,反过来支撑制造业,即受到消费提振,工业产出会更多;“坏”的情形是,制造业的疲态持续,影响到就业市场并蔓延至家庭消费领域,从而经济进入放缓阶段甚至衰退。

从经济周期角度来看,美国经济衰退基本上每十年出现一次,目前美国经济的扩张期已经持续了十年多。根据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的报告,上一次经济衰退是在2009年结束。因此目前理论上处于“高危期”,但经济扩张不会像人类一样“暮年终老”,如果有政策和市场支持,经济扩张期可以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金融市场的压力也得以缓解,美股主要股指近期屡创新高。格林沃尔德坦承自己不是股票方面的专家,对于美股近期再次登上历史高位,表示需要“谨慎看待”。

他说,“如果你观察美股的位置,是在历史高位的;如果从企业业绩来看,市盈率(PE)则是在历史平均水平附近。传达的信息就是,股市的高位更多反映的是美国上市企业的强劲业绩,因此从这一点看起来是合理的,而不是有巨大泡沫。”被问及美国企业业绩的强劲态势能否保持时,他回答:“这取决于经济走向何方。当经济进入衰退阶段,企业业绩增长通常会放缓。如果经济能够继续稳健增长,业绩也会大致跟随这个轨迹。”

全球央行宽松政策支持增长

格林沃尔德表示,目前全球经济发展到了非常成熟的阶段,若想保持增长节奏,中国和美国是核心驱动力。中国可称为“最大驱动力”,贡献世界经济增长的三分之一的力量。

标普全球近期预测,全球经济今年经历小低谷后,明年料将反弹,后年行将持稳。具体到数字,标普全球预测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为3.3%,其中美国为2.3%,欧元区为1.2%,中国为6.2%,日本为0.9%,印度为6.3%,巴西为0.8%;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为3.6%,其中美国为1.7%,欧元区为1.1%,中国为5.8%,日本为0.2%,印度为7.0%,巴西为2.0%;预测2021年的全球经济增速为3.6%,其中美国为1.8%,欧元区为1.3%,中国为5.7%,日本为1.3%,印度为7.1%,巴西为2.2%。

他援引Markit数据指出,近期美国和中国的制造业PMI都从50荣枯线附近抬头,虽然欧元区制造业PMI今年基本都沦陷在50荣枯线以下,但近期也出现好转迹象。工业产出能否持稳好转有待观察。

2018年,各主要经济体央行还处于加息的货币正常化周期。但今年以来,面对疲弱的增长和低通胀,全球很多央行纷纷诉诸“保险式”降息,积极落地宽松政策。他认为,这些政策是对于经济有一定支撑,宽松举措在大多数国家有效。

他表示,在美国的效果较明显,美联储三次降息,对刺激消费和家庭投资起到了较好作用;中国财政政策方面予以了较大支持,中国人民银行也通过多种举措引导利率下行,对经济增长起到了提振作用。在一些利率已经很低的国家或地区——如欧洲已经步入负利率,本来就没有太多降息空间,这时候降息就很难再带来额外的提振作用,刺激经济则更依赖财政政策发挥效力。

对于亚洲经济体未来的增长潜力,他说将“取决于经济体的特征”。韩国、泰国等贸易主导的经济体可能会更弱一些,这与全球供应链重塑和国际经贸摩擦有关;很多内需导向型经济体更具发展空间,除了中国,印度及印度尼西亚也具有较大潜力。

    栏目排行
    全站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