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要闻 > | 资讯详情
斯太尔控制权交易再换买家 新收购方成立不足1月
财经快报
2018-01-06 11:33

本报记者 于蒙蒙 杨洁

斯太尔实控权交易再起波澜。公司1月5日晚公告称,股东长沙泽洺、珠海润霖、宁波贝鑫、宁波理瑞已经解除与中银九方的《股权转让协议》。同时,上述股东拟与众诚泰业推进股权转让事宜,涉及股份共计1.9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5.10%,转让价格初步定为9.5元/股,合计约18.80亿元。斯太尔控股股东英达钢构持股14.91%,该事项或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

众诚泰业方面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电话采访时称,相关交易细节还在磋商,待达成后会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进行披露。至于将交易转向众诚泰业的原因,斯太尔方面表示,中银九方未能在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期限内支付除定金之外的剩余股权转让价款,构成严重违约。而中银九方实控方中科迪高总裁袁元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交易未能达成,源于斯太尔股东宁波贝鑫不愿出让股权,想提高交易对价。亦有知情人士指出,中银九方未能交易完成,背后的资金杠杆是重要因素。

收购方成立时间较短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成都众诚泰业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众诚泰业”)2017年12月15日成立,注册资本10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计算机软件开发、销售并提供技术服务、信息系统集成服务、信息技术咨询服务等。股东有自然人股东周京平、法人股东四川基石伟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但具体持股比例未公开。

周京平担任众诚泰业法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查询天眼查系统发现,周还担任成都航天龙宇质检技术有限公司、成都航天精诚科技有限公司、成都龙盛泰贸易中心(有限合伙)、成都盛新泰贸易中心(有限合伙)、成都言之信商务信息咨询中心(有限合伙)五家公司法人。

关于众诚泰业此番收购意图及其筹资计划,众诚泰业方面回复中国证券报记者称,相关交易细节还在磋商,待达成后会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进行披露。

“股东方面说(众诚泰业)实力还可以。我们也是刚接到通知,具体情况不清楚。”斯太尔证券事务代表冯永飞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上述交易只是初步意向协议,能否实施仍具有较大不确定性。有关交易对方众诚泰业的进一步信息,仍需要进一步了解。

交易“舍高择低”

在此次交易前,斯太尔股东长沙泽洺、珠海润霖、宁波贝鑫、宁波理瑞曾先后试图与中科迪高、上海图赛、中银九方洽谈股份转让事宜,但上述交易均告失败。

2017年8月8日,中银九方与斯太尔股东长沙泽洺、珠海润霖、宁波贝鑫、宁波理瑞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中银九方以9.75元/股价格受让上述各方持有的上市公司2.12亿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26.90%,交易价格合计20.68亿元。交易各方约定,中银九方应在协议签署后25个工作日内分别向上述转让方支付首期股权转让款,共计1.8亿元。中银九方当时表示,收购资金全部来源于自有资金和自筹资金。不过,斯太尔于2017年12月初公告称,由于资金筹措存在一定难度,中银九方未能如期支付剩余款项。公司股东多次催促其履行付款义务,并要求其承担相应违约责任。

对于交易出现的变故,中银九方实控方中科迪高负责人袁元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交易无法持续推进,主要是斯太尔第四大股东宁波贝鑫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宁波贝鑫”)不愿意出让股权,“想提高交易对价”。

袁元表示,如果满足了宁波贝鑫的交易对价诉求,当然要给斯太尔另外三家股权方同样的对价。“目前斯太尔股价跌到6元/股,协议价款溢价已很高,再让步不合乎道理。”

值得注意的是,众诚泰业与斯太尔四家股东商定的转让价格初步定为9.5元/股,低于中银九方给出9.75元/股的价格。

袁元对此感到疑惑。袁元认为,不选择价格更高的一方,其交易意图值得怀疑。

接近中银九方的知情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原计划是中科迪高收购(斯太尔)第二、三、四、五股东的股权。然后,斯太尔再现金收购中科迪高的香港公司。该公司有技术许可权,斯太尔用这个技术可以接军方订单。”

对于中科迪高的收购资金来源,该知情人士透露,“某信托给做的融资,收购方可能只出3亿元劣后。但是不知道怎么停了。”该人士同时指出,中科迪高收购资金背后有高比例杠杆,中科迪高要推进交易难度大。

袁元坦承,收购确实有资金杠杆,但并不对收购产生实质影响,主要还是宁波贝鑫不愿转让股权。

此前,在中银九方的买壳过程中,深交所两次发出关注函。2017年8月14日,深交所要求中银九方披露收购股份所涉资金的来源情况、出资时间安排及各合伙人的履约能力等信息。不过,中银九方至今并未对上述问题做出回复。

    栏目排行
    全站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