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要闻 > | 资讯详情
一言以蔽之:特朗普税改就是抢人抢钱抢产业
新浪财经
2017-12-03 10:46

当地时间本周六(12月2日)凌晨,美国参议院以51票赞成、49票反对的结果,通过大规模税改法案,特朗普赢得其上任以来的最大胜利。

这份被称为“里根时代以来最大规模的税改”,是特朗普号称在底前送给美国民众的“圣诞礼物”。共和党称它将削减企业税率,刺激经济增长,减轻个人税负,民主党人则称该法案是为富人和大公司减税。

以往在研究所谓的“供给侧改革”,能够用于例证的只有里根和撒切尔政府的改革。今天,当特朗普的大规模减税政策出台之后,特朗普的作为就是世界上最典型的供给侧改革:特朗普宣布推行史无前例的减税方案,企业税直接从现行35%降至15%,个税起征点也提高近一倍。

此方案的实施,引发全球沸腾,那么这样的减税方案到底意味着什么。

1、美国政府财政收入真会减少吗

答案当然是NO。

人民日报说,此减税方案会导致美国政府在未来十年减少财政收入2万亿至6万亿美元。

这个说法,只能基于美国经济规模和企业利润不发生变化的情况下才可能成立。

拉弗曲线的经济学常识告诉我们,税率与税收的关系并非简单此消彼长的直线关系,而是极限条件约束下的曲线关系。

税率不高情况下,税收规模的确会随着税率上升而增加,但税率一旦高到极限,反之会使企业成本增加,利润下降,甚至生存和发展都会出现问题,税基就必然开始随税率增长而下降,税收规模也随之下降。

拉弗曲线理论,正是所谓供给侧改革最主要的理论依据。

美国政府如此大规模减税,基本上可以肯定,必将使今后的美国成为避税天堂。

未来全球优质企业都会涌向美国,美国自己的企业也会大量从海外撤离,回归本土。美国的经济总量势必大规模上升。经济规模增长,企业利润和个人收入总额也随之大增,税收总量就必然大规模上升。

所以,未来美国政府的财政收入不仅不会降低,反而还会大规模增长。

2、美国未来经济形势会如何

人民日报说,此次税改将整体上使美国内生产总值增加6.9至8.2个百分点,新增就业岗位200万个。这个说法尽管保守,但基本靠谱。

在全球范围看,货币政策对经济的调节已经完全无效,欧洲的负利率根本救不了欧洲经济,中国的货币政策只会给经济添乱,这就是明证。

在全球普遍性过剩的情形之下,只有增加百姓收入,提升消费水平,拉动内需和外需,经济才可能有救。

美国如此大规模减税,企业营利水平就会增加,企业营利水平上升了,才有能力开发新技术,投资新项目,扩大生产总量,从而拉动就业。

所以,无论是GDP增长率,还是就业水平无疑都会有较大幅度的提升。美国未来的经济形势会好成什么样我不敢断言,但一定会在现有基础上更好是确定无疑的。

3、如此减税会对世界造成什么影响

影响之一是引发市场经济国家展开大规模的减税竞赛,这是确定无疑的。

因为税收决定企业成本,也决定商品竞争力,同时还决定了国家吸引资本、技术、人才以及由这些要素组成的企业投资的能力。

影响之二是可能要了一些非市场经济国家的经济的命。非市场经济国家多数都不是征收企业所得税,而是征收流转税。

在经济学的术语中,流转税本就是一种流氓税,对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和创业企业是致命的硬伤。

之所以征收流转税,本质上是税收管理水平跟不上时代,所得税根本没有能力征收起来。

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不是靠企业实力,而是靠政府对企业的反哺政策,用全民的税收来补贴出口企业。

面对美国如此减税,不管对那些出口企业怎么补贴,恐怕再也无能与之竞争了。

企业没有自身的创造力和竞争力,靠政策输血终归不是长久之计。今天,这不可长久之计恐怕只能到此为止了。

美国大规模减税,在客观上对非市场经济体而言一定会造成致命打击,事实上就是在用市场的手段来关闭美国市场的大门,把世界上最好的企业吸引到美国,把一切没有真实竞争力的企业挡在美国的市场大门之外。

当各个市场经济国家纷纷跟着美国搞减税竞赛时,非市场经济体就一定会被国际市场排除在市场之外。本已经衰退不止的经济就会雪上加霜,陷入严重的衰退甚或危机之中。

4.如此减税会导致金融风险吗?

答案同样是NO。

只有当实体经济不行,资本才会去股市、楼市、期市和大宗商品市场兴风作浪。

如果实体经济形势好,企业的实体经营有钱赚,谁会去高风险的资本市场赌博呢?

金融风险是与实体经济密切相关的。金融市场再怎么炒作,一定要以实体经济为基础或至少是要以实体经济动态为噱头。实体经济越不好,金融风险就越大。

美国减税,首先受益的是实体经济。实体经济好起来了,金融风险就一定是降低而非上升。所以,人民日报说美国如此减税会增加金融风险,这多少有些牵强。

当然,金融风险始终高于实体经营的风险,这是由其虚拟经济的本质决定的。减税与否,都改变不了金融高风险的本质。

金融风险的大小,还与金融垄断正相关,垄断越严重,风险就越高。那些利用金融的垄断力量在金融领域兴风作浪的地方,无论是否减税,都比任何地方的任何时候都要风险高许多倍。

对每一个国家而言,要多考虑自身的问题。美国的减税是否会增加金融风险,这恐怕就不用我们来操心了。

展望一下未来

特朗普的减税法案,一言以蔽之,就是美国不惜一切代价,在全球抢人,抢钱,抢产业。

首先,相比于民主党希望引入“黑命贵”和拉美裔等“非高端”人才,共和党更希望引入“高端人才”。随着美国个税和遗产税的大幅降低,全球大量的带着技术的中产与带着财富的土壕,都会更青睐既有法制保障,又有着超低税率的美国,必然会诱发一波人才的迁移。

其次,如苹果公司等美国的外海巨头,在海外有数十万亿美元的利润。因为在海外投资交纳所得税之后,将利润汇回美国还需要再交一次35%的税,所以,过高的税率使得他们更青睐于把利润继续放在投资国“利滚利”。而此次特朗普税改大幅降低利润汇回的“手续费”,这将导致过去几十年美国在海外累计的数十万亿美元的利润,为了享受税收政策而逐步回流美国。

第三,特朗普将企业所得税大幅下调至15%之后,美国成为了规模发达国家里面,税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就像曹德旺说的,美国能源、土地和融资成本,都不到中国的一半,比中国高的,也就是其税收和人员工资。随着未来工业的机械化流水线趋势,人员开支必然会下滑。而美国唯一相比于中国高成本的税收此次又被大幅下调,因此,美国作为投资国,将在全球都非常有竞争力,势必导致产业转移。

当税改完成后,全球的人才、资本,产业,都开始向美国涌入,这将意味着未来,美国的工业科技,在多重利好之下,将有量变引发质变,取得爆发式的增长。

而与此同时,随着全球的人才、资本、产业的外流,也将刺破全球其他国家的资产泡沫,甚至引发大规模的动荡。

就像80年代,美国总统里根主导的美国最大规模的减税,也刺破了日本的经济泡沫,让日本“失去20年”,更把斗了半个世纪的苏联给玩解体了。

可以说,里根的减税,奠定了美国独霸全球和30年高速发展的基础。

但是对比里根的成功,同时必须要强调,就像大规模基建投资在拉升经济的同时,也有巨大的副作用;大规模的减税也是一把双刃剑,会造成巨大的、难以填补的财政赤字。

倘若减税和大规模基建没有副作用,全球早就实现社会主义了对吧?

美国在全球抢钱,抢人,抢产业,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

减税的钱,并不会凭空出现,所以,特朗普接下来的一项工作,就是继续推动美国国会同意提升债务上限,以美国政府背负巨额债务的代价,来推动减税。

而减税为代价导致的债务激增,单纯依靠美国自己的消费增加和产业升级是不够的,所以,回顾80年代,里根减税的成功,是通过让广场协定让日本财政买单,是通过肢解苏联为美国资本获得市场和技术实现的。

本质,里根的成功,是一次全球财富的大转移。

而如今的中国,经济上取代了80年代日本的地位,政治上取代了80年代苏联的地位,可以预见的是,此次特朗普减税冲击最大的,必然就是我们

美国加息我们可以配合加息,顶多刺一下地产泡沫,但是美国减税我们却无法跟上,毕竟,未来几年的大趋势,是一边减税一边“加税”,就像名义上减税的营改增一样,最终反而导致曹德旺要交更多的税。甚至未来税务局、银行和支付宝之间的相互打通,更将使得以前能够逃逸的很多税款无处可逃。

这税务上一减一加之间,必然导致我们的产业、资本和人才的外流。而泡沫的刺破和产业的外流,必然会导致中国经济的大规模动荡。

可以明确的是,特朗普减税后的几年,我们要过苦日子了!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的减税,并非特朗普减税,而是共和党减税,无论是里根、老布什、小布什还是特朗普,每一任美国总统的上台,都会伴随着减税计划,而此次特朗普减税,实际上早在共和党赢得美国参众两院,特朗普当选之前就开始了。

而回顾共和党的历次税改,倘若没有里根老布什期间实现的全球剪羊毛和市场扩张,那么在美国过分集中的资本无法获取超额利润,势必会和小布什时代一样,美国工业向军工转型的同时,资本最终会选择再次逃离美国。届时,就像当年吉利低价抄底沃尔沃时一样,美国的以资本推动的各类资产价格势必大幅跳水。

    栏目排行
    全站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