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理财 >

现金流入不敷出 常山药业仍负债“囤货

2020-10-15 09:27:12| 来源: 中国经营报

截至上半年末,常山药业货币资金约4.79亿元,比上年同期末减少25.27%;短期借款余额9.51亿元,比上年同期末增加53.96%。

前有獐子岛扇贝“跑路”,后有广州浪奇货物“不翼而飞”,市场对于存货高企的公司提高了关注度。

9月28日晚间,河北常山生化药业股份有限公司(300255.SZ,以下简称“常山药业”)披露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半年报问询函回复的公告。在问询函中,深交所对常山药业上半年经营现金流大幅下降、预付款增加、存货情况等进行了问询。

上半年,在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上涨的情况下,常山药业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变动却与业绩变动不相一致,净流出4.17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72.11%。

究其原因,常山药业解释称,由于原材料肝素粗品价格大幅上涨,公司进行了适度采购,同时子公司加大了原材料收购规模,致使“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同比上涨。不过实际上,常山药业从2014年起就大额采购肝素粗品,目前库存充足。截至上半年末,常山药业账面存货达到17.64亿元,占总资产比例达40.15%。

截至上半年末,常山药业货币资金约4.79亿元,比上年同期末减少25.27%;短期借款余额9.51亿元,比上年同期末增加53.96%。

对此,常山药业方面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公司的存货余额并不是突然增加的,是处于变动中的,由于不同时期采购的原材料价格不同,近几年肝素粗品价格较高,所以在存货数量减少的情况下,存货余额增长。

现金流入不敷出

上半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17亿元,比上年同期还多流出了约1.75亿元。

资料显示,肝素类药物作为临床应用最广泛和最有效的抗凝血、抗血栓药物,长期以来市场对其有着较强的需求,欧美发达国家是全球肝素类药物的主要消费市场,也是我国肝素原料药的主要出口市场。

常山药业2020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受益于肝素原料药销售价格大幅提高,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上涨,分别达到10.10亿元和1.31亿元,同比增长11.84%和5.98%。

不过,公司现金流状况却入不敷出,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17亿元,比上年同期还多流出了约1.75亿元。

对此,常山药业在深交所问询回函中解释称,主要是因为原材料肝素粗品价格大幅上涨,公司为了保持库存数量和库龄的合理性,适度采购粗品,同时全资子公司河北常山凯库得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业务持续扩展,加大了猪小肠的收购规模,造成了“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同比上涨。

同时,由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一季度业绩出现下滑,为了公司业绩继续保持增长,公司在复工之后进一步加大市场开拓力度,造成了“支付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同比增加,上述原因造成报告期内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金额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

实际上,这一情况在2019年已经显现。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采购成本增加,2019年常山药业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达到10.06亿元。

另一方面,上半年,常山药业销售费用达4.18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12.25%,其中主要为市场推广费,达到4.06亿元。销售费用中的付现费用也是“支付的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中的主要项目,上半年公司共支付了4.69亿元。

现金流减少直接导致账面货币资金的减少和资金紧张。截至上半年末,常山药业货币资金约4.79亿元,比上年同期末减少25.27%;短期借款余额9.51亿元,比上年同期末增加53.96%。

负债高价“囤货”

在预付款项中,原辅材料的期末账面余额达到1.21亿元,较期初增加41.76%;市场推广费用达到1.05亿元,较期初增加48.21%。

梳理常山药业资产构成情况可以看到,上半年公司现金的大量流出在存货项目上有所体现。截至上半年末,常山药业账面存货达到17.64亿元,占总资产比例达40.15%,存货比上年同期末增加了37.17%。其中,原材料占比74.66%,库存商品占比17.63%。

在公司原材料存货高企、资金紧张的状态下,常山药业却在近几年大幅预付原材料货款。2019年,公司预付款高达1.6亿元,2020年上半年,预付款较年初增加40.94%,主要为预付原材料货款及市场推广费增加所致。

深交所在问询函中要求常山药业披露公司预付款大幅增加的原因及合理性,并报备预付款前五名单位名称及签订的相应合同。

从常山药业的回函可以看到,在预付款项中,原辅材料的期末账面余额达到1.21亿元,较期初增加41.76%;市场推广费用达到1.05亿元,较期初增加48.21%。

同时,常山药业解释称,由于公司在全面复工之后进一步加大了低分子量肝素钙产品、制剂新产品那屈肝素钙注射液和依诺肝素钠注射液等市场推广力度,同时公司销售部门加大了市场投入和医院的走访力度等,上述工作造成了市场推广预付款项的一定程度增长。

原材料采购方面,一方面,全资子公司凯库得业务持续扩展,加大了猪小肠的收购规模;另一方面,由于肝素粗品现在的采购价格较年初有较大幅度的增长,公司根据现有原材料的库龄结构和库存数量以及消耗情况,制定了原材料的采购任务,预付部分原材料货款,造成预付款项的增加。

从常山药业历年公告可以看到,自2014年起,公司开始大规模储备肝素粗品,存货一路上涨。2014年至2018年末,公司存货账面余额分别为5.73亿元、8.85亿元、9.93亿元、10.33亿元、10.83亿元。2019年骤增到14.08亿元,占总资产比例达35.71%。

虽然常山药业的存货余额逐年增长,但实际上,公司近几年肝素粗品的采购量不及生产研发消耗量,肝素粗品数量处于减少状态。2019年,公司肝素粗品采购量22631.41亿单位,生产研发消化量23897.31亿单位;2018年,肝素粗品采购量19820.24亿单位,生产研发消化量29257.89亿单位;2017年,肝素粗品采购量24929.67亿单位,生产研发消化量26935.75亿单位。

对此,常山药业董事长高晓东曾公开回应表示,公司存库真实、合理。其表示,首先要区分存货金额和存货数量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虽然公司在肝素粗品价格处于低位时储备了大量粗品,但每年仍需要滚动生产、采购和储备一定数量的肝素粗品用于保证肝素原料药的生产。肝素粗品价格近几年持续高位运行,公司也在适度采购,以保持库存的合理库龄结构,显示在报表上必然是公司存货金额不断上升。也就是说,由于近几年肝素粗品价格持续上涨,公司虽然降低了采购数量和存货数量,但报表上显示的整体存货金额仍然持续增长。

相关产能闲置

在肝素原料药处于历史高位水平、公司原材料储备充足的当下,常山药业并未加足马力生产。

在存货余额逐年增长的情况下,常山药业尚未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公司2019年、2018年及2017年存货周转率分别为0.45次/年、0.45次/年、0.48次/年。常山药业解释称,由于公司在肝素粗品价格低点时期,储备了大量的肝素粗品,而每年还正常采购存货,导致存货周转速度慢。

常山药业曾在2019年年报和问询函回函中披露,公司肝素原料药一直以来供不应求。肝素行业是资源性行业,近年来的非洲猪瘟疫情叠加国内环保趋严等因素导致生猪供应减少,肝素粗品供应紧张并持续涨价已经成为整个肝素行业共同的问题。受非洲猪瘟疫情叠加环保趋严等因素导致生猪出栏量降低的影响,肝素粗品市场供应减少、价格持续上涨,肝素粗品的价格从2019年初的24000元/亿单位上涨至目前的57000元/亿单位左右。受肝素粗品价格上涨的影响,报告期内肝素原料药价格不断上涨,目前价格处于历史高位水平。

不过,在肝素原料药处于历史高位水平、公司原材料储备充足的当下,常山药业并未加足马力生产。

2011年上市时,常山药业称,募投项目“肝素系列产品产业化项目”达产后,公司肝素钠原料药产能将由8500亿单位扩大到38500亿单位。不过,2018年和2019年,公司普通肝素原料药产量分别为25862.48亿单位和25212.84亿单位,每年有近10000亿单位的产能处于闲置状态。

对此,高晓东回应表示,公司的产能计划是根据市场情况、客户需求等因素来制定,不能因为粗品和原料药价格上涨就盲目扩产。目前国内制剂业务在公司营收中的占比较高,但国内制剂市场处于平稳增长态势,公司正在发力原料药和制剂的出口业务。公司将稳步扩大产能,满足原料药和制剂的出口业务需求。目前来看,出口业务在公司营业收入中的占比也在稳步提升。(阎俏如)

Copyright @ 2008-2020 www.xbcf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西方企业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829 87 [email protected]

豫ICP备20023789号-1